加杠杆炒股怎么操作 真实李白:四段婚姻皆以悲剧收场,死前投靠族叔,死因与抑郁有关
发布日期:2024-06-30 03:37    点击次数:103

在马斯克提出 AI 将使大部分工作变得“可有可无”不久后,皮查伊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,强调了 AI 的普遍影响。

提起李白,我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那句脍炙人口的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。

亦或是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。

或者是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。

无一不是豪放、自信、洒脱。

因而,千百年来,李白也成了我们人人都想活成的样子。

然而,在这豪放不羁的词句背后,真实的李白却活成了半部悲剧史:

一生历经4次婚姻,每场婚姻都以悲剧告终,晚年孤苦伶仃,与抑郁相伴而终。

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

可以说,若没有李白,那些浪漫、瑰丽或将不复存在。

大唐风华也会暗淡一半。

余光中先生曾说李白:

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,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。

说李白是大唐的代言人,再恰当不过了。

那时的大唐,气势恢弘,十里繁华,无数文人学子齐聚,想要觅得一份功名。

李白也不例外。

一点儿政治也不懂,但不影响我当官啊。

于是,他从家乡千里迢迢来到长安,但迎接他的并不是官位。

当时社会等级森严,“农工商皆本”,商人地位处于最底层,没有资格参加科考。

很不幸的是,他就是大商人李格之子。

父亲生意做得很大,腰缠万贯,给了李白年少出游的资本。

但是,也正是因为这,李白失去了做官资格。

那怎么办呢?

只能是找人举荐。

于是,李白兜兜又转转,一直在京城兜圈子,后来还是没能如愿当官。

但这期间,他遇见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挚友——孟浩然。

孟浩然太了解李白了,后来就将李白引荐给了许圉师。

许圉师是名门望族,自然不需要攀附权贵,也不会会将孙女嫁给纨绔子弟。

经过一番考量后,许圉师将孙女许紫烟嫁给了李白。

不过前提是李白做赘婿。

那还有什么不行的啊?

反正家里老父亲已去世,哥哥们将家产霸占的差不多了,在这里安家也挺好。

这也说明,虽然李白诗句特别放荡不羁,但真是人品还是过得去的。

否则,名门之女也不会嫁与他。

婚后,李白有吃有喝有钱,什么事情也不用操心,日子过得好不自在,不时还能出远门游历一番。

可是,这种潇洒生活也为他后来婚姻的悲剧埋下了伏笔。

情路坎坷

原来,入赘许府后不久,李白也落入了寄人篱下被看不起的俗套。

虽然妻子许氏非常温柔贤惠,也为李白生育了两个孩子,但架不住她有个门第观念极深的哥哥。

大舅哥的冷漠与轻蔑使李白倍感压抑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,李白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许府,踏上了寻求功名的旅程,只留下许氏与两个稚嫩的孩童在寂寞中翘首期盼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李白在外漂泊了整整十载。

在这漫长的岁月里,许氏因身体孱弱,加之对丈夫的无尽思念,在花样年华中悄然离世。

许氏的离世,对于李白而言,无疑是一记沉重的打击。

一年后,李白带着孩子,变卖家产,搬迁至东鲁,即如今的山东省,在那里购置了房产,试图为自己及孩子们打造一个崭新的家园。

很快,李白娶了第二任妻子——刘氏。

但与刘氏的婚姻,充满了矛盾与纷争。

刘氏,一个务实而缺乏诗意情怀的女子,对李白的诗词作品嗤之以鼻,对他的生活方式更是不屑一顾。

在刘氏眼里,李白只是一个无所事事、整日与酒肉朋友厮混的浪荡子。

她的抱怨与不满,犹如一根根锐利的针,深深刺痛了李白的内心。

最终,李白忍无可忍,选择了再度离家,以寻找新的机遇为由,继续他的流浪生涯。

在与刘氏的婚姻中,李白心中充满了对女性的失望与愤怒。

他在《雪谗诗赠友人》中,以辛辣的笔触抨击妇人,而在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中,更是用“会稽愚妇轻买臣”的诗句,表达了对刘氏的不满与嘲讽。

这两首诗,无疑是李白对这段不幸婚姻的直接控诉。

刘氏的离去,对李白来说,既是一种解脱,亦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离婚之后,李白与一位不知姓名的女子共度余生。

这位女子,是一个被丈夫遗弃的山东妇女,她的丈夫远赴海外经商多年,生死未卜。

她的出现,给李白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温馨与安慰。

她不仅悉心照料李白,还视他与许氏的一双儿女如己出,给予他们无微不至的关爱。

这位女子的存在,让李白在离婚后的孤寂岁月中,寻得了一份家的温暖。

然而,命运似乎总是喜欢捉弄李白。

五年后,她因病撒手人寰,再次将李白抛入了孤独的深渊。

这位女子的离世,让李白的生活再次陷入了混乱。

然而就在此时,李白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段姻缘。

宗煜,仿佛是他的人生之光。

宗煜,乃是前宰相宗楚客的孙女,她才貌双全,对诗词有着深入骨髓的理解与独特的见解。

她与李白的相遇,源于一场意外的邂逅。

在梁园古迹,李白醉酒后诗兴大发,在一面墙壁上挥毫泼墨,写下了《梁园吟》。

宗煜经过此地时,见一僧人欲将白壁涂抹,并欲抹去此诗。

她立刻阻止了僧人,并慷慨解囊,斥资千金将整面墙壁买下,请工匠将诗雕刻在了墙壁之上,保护了李白的诗句。

婚后的二人可称得上是一对神仙眷侣,宗煜不仅很支持李白的游历和道教信仰,更是陪他一起隐居在天门山。

在李白的众多诗篇中,我们可以轻易地找到对宗煜的赞美和倾慕。

例如,在《秋浦寄内》一诗中,李白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“江山虽道阻,意合不为殊”,这句话无疑是对他们夫妻之间和谐关系的最好诠释。

然而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安史之乱的爆发,再次将李白原本宁静的生活打得粉碎。

李白因为受到牵连而被投入监狱,宗煜为了拯救他,四处奔波,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家族力量进行疏通。

虽然李白最后得到了赦免,但是在流放的过程中,他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宗煜,这段婚姻也就此以悲剧收场。

乐观也抑郁

说到这里,大家可能已经弄明白了一件事——李白整日不上班,为什么还那么有钱?

老爹有钱,媳妇有钱,他只要做个工具人就好了。

当然,这样的环境,也就为他的诗词创作提供了沃土,让他能够永远保持着心底的浪漫,能够至死是少年,也同样造就了他的不切实际。

他想做官,年轻时就想做官,而且还想一步登天做大官、做宰相。

这就导致他直到娶妻生子,还是没有做上官。

有一次,李白遇见了名臣李邕,李邕就劝他:

年轻人,不要这么飞扬跋扈了,收敛一点儿呗。

但是李白根本听不下去:

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假令风歇时下来,犹能簸却沧溟水。

得,终是错付了,李邕闭上了嘴。

终于有一天,李白遇见了贺知章,贺知章太爱惜李白的才华了,便立马举荐李白做了翰林学士。

李白终于做上了官,可他发现自己的职责就是给皇帝、贵妃写诗助兴。

这把要当宰相的李白气坏了,转身就要走。

唐玄宗当然也知道李白没有什么政治才能,就放他走了。

只可惜,这一点,李白想不通,他始终坚信自己有文学才能就一定能治理好国家。

于是,他又“家里蹲”了。

后来,安史之乱时,永王谋反,为给自己收罗大将,永王找到了李白。

为了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,李白真的就投靠了永王。

然而很快,永王兵败被杀,李白也锒铛入狱。

入狱那刻,他还不知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,在他看来,这大唐时李家的大唐,永王也姓李,那自己就是帮助唐朝。

后来,夫人宗煜四处托关系找人搭救李白,大将郭子仪为他求情。

终于李白在流放夜郎的路上被特赦,喜极而泣写下“千里江陵一日还”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。

可惜,最终一年后,他才回到江陵,此时的他,也已经60岁了,身边也没有了任何家人。

这时,他仿佛真正醒悟了过来:

我也可以像高适一样,一步一步从底层做起啊。

想着想着,他就来到了征兵点,可惜军官觉得他年龄太大了,坚决不收。

被拒绝的李白这时才知,自己这辈子已然报国无望了。

落寞,加上劳累,李白病倒了。

贫病交加中,他投奔了自己的祖叔李阳冰,当时已是安徽当涂县令。

不久后的一天夜晚,李白带着酒泛舟江上,忽而看到水中那轮明月,想要伸手去捞,却不幸坠入湖中。

从此,传奇陨落。

我想,那轮明月便是贯穿李白一生的追求吧。

他伸手那一刻,想必也想抓住点儿什么,仕途?成仙?不得而知。

但终究是抑郁的。

若人生早醒悟,李白或许就不会如此郁郁而终。

可是,若真如此加杠杆炒股怎么操作,我们便失去了一个酒中仙,失去了一个信仰......